音韻學簡介
麥傑
(James Myers)
國立中正大學語言學研究所
初級音韻學研習課程 2001.3.10

概要

一、音韻學是什麼?
二、音韻學和聲韻學有什麼關係?
三、音韻學和記憶有什麼關係?
四、音韻學和舌頭、時間有什麼關係?
五、音韻學的系統怎麼描述?
六、音韻學的理論是真實的嗎?


一、音韻學是什麼?

1.1 「音韻學」裡面有「音」這個字,可見音韻學是研究語言的聲音的。英語也一樣:「 phonology 」裡面的「 phon 」代表聲音(譬如說 telephone 電話)。

1.2 音韻學和語音學( phonetics )有什麼不同呢?最重要的問題是「聲音是指什麼」?語言有物理、生理的( physical )和心理( mental )的層面:語音學是關於語言的物理、生理層面,而音韻學是關於語言的心理層面。

1.3 「語言的心理層面」是什麼意思呢?這個是我最喜歡的例子:


(1)「貪」和「天」有沒有一樣的韻?雖然注音符號使用一樣的韻符「ㄢ」,可是這兩個字的母音真的聽起來一樣嗎?沒有 [n] 的話,「天」不是聽起來像「貼」 《 》嗎?不像《 》,對嗎?

1.4 音韻學是研究心理的語言系統,所以連沒有聲音的語言也有「音韻學」。每個自然手語有自己的「音韻」系統,只是不是聲音的系統,而是手形與動作的系統。除了溝通的媒介不同以外,手語和口語的音韻系統其實很像。


二、音韻學和聲韻學有什麼關係?

2.1 聲韻學是漢語音韻學。在中國聲韻學比理論音韻學歷史悠久。在歐洲也一樣,最早的音韻學研究都是關於語音的歷史演變和方言比較的問題。

2.2 「北京」英文怎麼翻譯?早期的英文寫成「 Peking 」,對不對?那不是有一點奇怪嗎?如果用大陸拼音「 Beijing 」,讀起來應該像 (2a) ,比較接近國語。而「 Peking 」的英語發音是 (2b) 。英文怎麼選這麼破的拼音法呢?


(2) a. b.

2.3 為什麼用 P 代替 B ?因為有些歐洲語言的 P 比較聽起來像國語的ㄅ,譬如法語。更清楚地說:法語的 [p] 很像閩南語「爬」的聲母;英語的 [b] 很像閩南語「迷」的聲母。使用 IPA的話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 國際音標),英語「 Peking 」的聲母應該是 [ph]

2.4 還有一個問題是為什麼「 Peking 」用 K 代替 J ?這次是漢語歷史演變的問題。法國人第一次去北京的時候,「京」的發音不是 《 》,而是《 》!

2.5 其他很久以前借用漢字的詞也使用 [ki] 的聲音,譬如「東京」日本人怎麼發音?而且有些漢語方言還保留 [ki] ,譬如「北京」閩南語怎麼說呢?

2.6 所以如果我們使用 IPA 來標音:以前的 [] 變成今天的 [] 。當然不只是這個字而已,也不是所有的 [k] 都變成 [ ] 。只是所有在 [i] 前面的 [k] 。所以我們可以寫一個歷史音韻規則:


(3) [k] > [ ] / _ {i, y} ([y] = )


三、音韻學和記憶力有什麼關係?

3.1 這個歷史規則還存在現在的國語嗎?你們看一下這個表,就知道:


(4)

XXX

XXX

XXX

XXX


》、《 》都不是「合法的」,《 》、《 》也不行。表 (4) 的例子可以用下面的規則描述:


(5) k / _ {i,y}

3.2 如果這個規則對的話,表示「京」的心理表徵(記憶中的表徵)是有 /k/ 的,但是當你的舌頭真的講話的時候,就變成 [] 的音。 /k/ 是一個「音位」或「音素」( phoneme ),也就是儲存在人腦記憶中的母音或子音; [] 是一個「分音」( variant )或「同位音」( allophone ),也就是物理、生理的母音或子音。

3.3 當然,不只是國語而已,每個語言都有音位和分音。譬如說英語有一個音位 /p/ ,它在「 pot 」、「 pill 」、「 pie 」等詞中變成 [ph] ,在「 spot 」、「 spill 」、「 spy 」等詞中變成 [p]

3.4 可是我上面對國語 /k/ 的分析真的應該算科學嗎?規則 (5) 只是一個假設而已,我們得證明沒有更好的假設可以解釋這個事實。譬如規則 (6) 也可以解釋表 (4) 的現象:


(6) n/ _ {a, u, e, o, } ([] = )

不過,規則 (6) 其實比規則 (5) 複雜一點(使用比較多符號)。所以我們應該選比較簡單的假設,也就是規則 (5)

3.5 我知道你們大概不會喜歡這個分析。其實我自己也不太喜歡!這個例子代表音韻學一個很重要的課題,這個問題跟「心理詞彙」( mental lexicon )有關係。「京」的 [] 是被「語法」( grammar )的規則 (5) 所創造的,還是它存在心理詞彙(記憶)中?等一下我們會討論這個問題。

3.6 心理詞彙也有它自己的規則,就是「構詞學」( morphology )。有時候音韻規則和構詞會一起運作。我給你們一個簡單的例子:英語的「 electric 」(電的)和「 electricity 」(電力)。「 electric 」最後子音是 [k] ,可是在「 electricity 」變成 [s] 。所以有一個規則:


(7) k s / _ i

3.7 這個規則可是有限定的:譬如說「 tricking 」(在哄騙)的 /k/ 還是 /k/ ,不應該說「 trissing 」!只有接「 ity 」、「 ism 」等詞綴的時候才可以使用這個規則。

四、音韻學和舌頭、時間有什麼關係?

4.1 音韻學應該算是心理學的一部分,可是也跟物理、生理的世界有關係:我們用舌頭(或手!)講話,講出來的聲音變成聲波(或光波!)。此外,語音是在時間軸上呈現出來的。音韻學家如何表現語音的這種物理、生理的層面?

4.2 這個問題跟音樂記譜的問題很像:說話者的一些「樂器」(舌頭、嘴唇、咽喉等)都同時在動,都應該在時間軸上「互相搭配」。下面的圖使用一種像音樂記譜的方式來表現英語「 king 」的發音:


(7)
*(軟顎
[velum] 控制氣流由口腔或鼻腔進出)

4.3 如果我們使用音韻徵性( feature )來表示, [] 同時是 [+nasal] [+back] [kh] [-nasal, +back] [] 呢?音位 // [-back, -nasal] ,可是在 [+nasal] 的子音之前,變成有一點 [+nasal] 。跟「 kick 」比較一下,就知道其中的差別。

4.4 音韻學家如何分析各種音韻徵性之間的關係?我們需要兩個表徵的層次:音韻徵性和時間。我們將同時出現的音韻徵性連接到同一個時間點。採用這種表現方式的音韻理論叫做「非線性音韻學」( nonlinear phonology ),因為這種表現方式與規則 (5) 的那種單向表徵不同。


(8)

(C = consonant [
子音 ] V = vowel [ 母音 ]

4.5 可是 [] 其實有一點 [+nasal] ,因為它出現在 [+nasal] [] 之前。這個規則我們這樣表示(這是一個非線性的規則!):


(9)

4.6 「 king 」裡的 [kh] 其實比「 cup 」裡的 [kh] 位置前一點,因為「 king 」裡的母音 [] [-back] 。這個子音前移的現象在發聲中是很自然的,甚至在有些語言會變成一個強制的音韻規則。譬如國語的「京」本來應該記成 // (像表 (8) ),可是因為有這一條規則,它就變成 []


(10)

4.7 非線性音韻學還有另外一個層次需要描述,也就是時間的問題。這些 C V 代表時間的點連接到哪裡?答案是﹕在音節( syllable )裡面。


(11)

(音韻學家使用希臘字母「 」代表音節;每個符號代表一套音韻徵性)

4.8 某些音韻徵性一起構成音位和分音,某些音位和分音一起構成音節。那麼音節構成什麼?在很多語言裡,每兩個音節構成一個音步( foot ),成為韻律的單位。英語的音步很容易辨識:


(12) (德州)
(加拿大)
(美國)
(加州)
(一種花)


4.9 國語雖然有聲調,但是可能也有音步。譬如「謝謝」的兩個音節一樣強嗎?其實第一個比較強:「謝」。北京人的發音更清楚,他們這樣說:「生」、「西」等。

五、音韻學的系統怎麼描述?

5.1 到目前為止,我的音韻規則都是代表語音的轉變,例如: A B 。可是這種規則的寫法常常引起困擾。就拿我們最喜歡的規則 (5) 作例子。這個規則帶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請看下面的表:


(13)

XXX

XXX

XXX

XXX

XXX

XXX


》、《 》也是不合法的音節。所以我們怎麼知道 [] 真的是從 /ki/ 來的,而不是從 // ?由於我們現在談的是現代國語的音韻系統,所以不可以回答:『因為從語音演變來看,大部分的 [] 是從 [ki] 來的。』像表 (13) 中的現代國語的音韻規律還是需要描述,可是怎麼描述呢?

5.2 我們需要一種不代表語音轉變的規則,叫做「限制」( constraint )。限制並不描述音韻的轉換,而是一個狀態,譬如:


(14) *[+back][-back]:[+back] [-back] 的聲音不可以同時出現。

這個限制是說 [ki] [] 等音節都不是合法的。

5.3 1993年以後有一個只用限制來描述規則的理論。這個很流行的理論叫做「優選理論」( Optimality Theory )。 OT 使用這樣的表:


(15)

輸入 (input)

限制 1

限制 2

...等

可能的輸出 (output) 1

 

 

 

可能的輸出 (output) 2

 

 

 

...等

 

 

 


「輸入」= 詞彙表徵,「輸出」= 語音表徵

5.4 OT 可以解決上面「京」的問題,因為輸入在這個理論下不是分析中最重要的部分。譬如,我們假設 /k/ 這個音位作為輸入:


(16)

//

*[+back][-back]

[]

*

[]

*

[]

 


* 」代表這個輸出違反這個限制。
」代表這個輸出是最佳的。

5.5 可是如果我們假設 // 這個音位作為輸入的話,最佳的輸出仍然一樣:


(17)

//

*[+back][-back]

[]

*

[]

*

[]

 


5.6 可是為什麼英語、閩南語都可以說 [ki] ?在最佳化理論的看法裡面,是因為這些語言的「 *[+back][-back] 限制」佔比較次要的地位。

六、音韻學的理論是真實的嗎?

6.1 討論到這裡,你們大概仍然有懷疑。音韻學的理論漂亮是漂亮,可是它真的反映人類的心理狀態與過程嗎?光研究語法規則還不夠,如果我們還想知道當我們講話或聽話的時候,我們的頭腦在做什麼,這時候我們就需要作心理語言學實驗。

6.2 譬如「京」的問題。我們怎麼知道《 》、《 》在國語中真的是不合法的音節?以前《 》也不是真正存在的音節,可是不算「不合法的」!

6.3 針對這個問題,王旭教授已經作過實驗(見 Wang (1998) )。他讓66個大學生聽九十個音節,其中有一些是真字(如《 》、《 》),其他都是假的(不在國語詞彙中)。某些假的音節違反國語音韻限制(如 《 》、《 》),某些雖然是假字,可是不違反 國語音韻限制(如《 》、《 》)。聽者必須選一個數字(0至10),表示那個目標字聽起來多像國語( 0 = 跟真字很近, 10 = 跟真字很遠)。

6.4 實驗的結果是這樣的:真字的平均值是 1.5 左右,假的合法音節的平均值是 5 左右,假的不合法音節的平均值是 7 左右。至於《》呢?平均值是 7.57 !好像真的很難聽!




音韻學簡介參考書目

初級

My English notes: Part 1 Part 2 Part 3

何大安(民75)聲韻學中的觀念和方法。大安出版社。

謝國平(民87)語言學概論。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

Archangeli, Diana, and D. Terence Langendoen (1997) Optimality Theory: An Overview. Blackwell.

Carr, Philip (1993) Phonology. MacMillan.

Cheng, Chin-Chuan (1973) A Synchronic Phonology of Mandarin Chinese. Mouton. 鍾榮富譯 (民83) 國語的共時音韻。文鶴出版社。

Fromkin, Victoria and Robert Rodman (1998) An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6th Edition). Harcourt Brace. 黃宣範譯 (民88) 語言學新引。文鶴出版社。

Gussenhoven, Carlos, and Haike Jacobs (1998) Understanding Phonology. Arnold.

Katamba, Francis (1989) An Introduction to Phonology. Longman.

進階

Chomsky, Noam, and Morris Halle (1968) The Sound Pattern of English. MIT Press.

Goldsmith, John A. (1995) The Handbook of Phonological Theory. Blackwell.

Kenstowicz, Michael (1994) Phonology in Generative Grammar. Blackwell.

http://ruccs.rutgers.edu/roa.html (OT的網站)

第七屆國際暨第十九屆全國聲韻學學術研討會